6000万卖身契,元罗永浩入驻抖音“成交!”

3月25日,竞拍方抖音以6000万元的高价,罗永浩入驻抖音“成交!”买下了罗永浩的“卖身契”。

今日上午10点,罗永浩也在微博宣布签约抖音,开始直播带货生涯。随后他又发了条小视频,预告在4月1日晚8点开启首场直播。

老罗不愧是老罗,他的抖音账号一发出视频,粉丝就以每分钟5000个的速度开始暴涨,不到两个小时,就从7万涨到了70万,大有当年韩寒入驻微博的风范。

一周前,老罗放话要进军电商直播,闹得整个圈子沸沸扬扬。关于他去处的消息也是五花八门,有说他去淘宝的,有说他去快手的,还有人说他去微博和B站,如今总算尘埃落定了。

其实,对业内人士来说,老罗去抖音早在意料之中,甚至可以说这是他唯一的选择。

首先,老罗肯定是不会去淘宝的。此前老罗在“招商文案”中说的很明确了,带货范围会侧重于数码、文创图书等产品,这与淘宝重时尚的调性完全不符。

再说了,淘宝已经有李佳琦、薇娅两位“超级主播”了。不是我看不起老罗,短时间内他还真的打不过这两位专业带货人。老罗是什么人?它会甘愿落于人后吗?

其次,快手也不适合老罗。虽说快手目前有2亿日活用户,但其中80%来自于三四线城市,他们认不认识老罗都是个问题,更不用说掏钱买他的产品了。

至于B站和微博,一个用户垂直度过高,有自己的小圈子;另一个多是看热闹的路人,购买力不敢恭维。这两个平台,老罗可能连考虑都不会考虑。

思来想去,能选的也只剩抖音了。

6000万卖身契,元罗永浩入驻抖音“成交!” 其他 第1张

抖音之所以能与罗永浩达成合作,首要因素来自于它庞大的用户基数。

抖音的用户体量有多大?我们一般只用两个字形容这种平台:怪物。

根据抖音发布的《2019抖音数据报告》显示,截至2020年1月5日,抖音日活跃用户数已突破4亿,在国内短视频领域无人能及,而做到这个数字它只用了三年。

如果把抖音的国际版算上来,它就更厉害了。去年12月App Annie发布了过去十年下载量最高的十款APP,抖音作为唯二的国产APP排名第七。另有数据表明,抖音已经在133个国家和地区排进了前十名,是不折不扣的世界级APP。

然而,身为流量怪物的抖音,在电商上面的表现却不尽人意。据光大证券数据显示,2019年直播电商总规模预计4400亿,其中淘宝占2500亿,快手宽口径统计占1500亿,而抖音直播仅占400亿。

抖音成交额不高的原因有两个,一是入局时间较晚,这是先天因素,属于不可抗力。另一个原因,则是缺乏标杆,起不到头部网红的带头作用。

淘宝有李佳琦、薇娅,快手有辛巴、散打哥,但提起抖音,很难想出能一个能与他们相提并论的网红。而老罗的加入,正好填补了这个空缺。

所以,抖音用6000万签下老罗实在太值了,光是老罗入驻就能在网上引发轩然大波,更不用说以后接连不断的直播带来的变现能力了。现在直播平台竞争激烈,从头培养个“一哥”显然是来不及的,能请到名人空降再好不过。

另外,抖音借助老罗的知名度,让即使不用抖音的人也知道了它还有电商直播的功能,从而扩大用户数量,起到了“出圈”的作用。抖音这一波操作,真是赚大了。

做不会做,说还不会说吗?

说完抖音,我们再来说说老罗本人。

当初老罗宣布进军电商直播后,很多人不看好他,说他自己的货都卖的不好,还有什么脸给别人带货?

持有这种观点的人,可谓既不懂带货,也不懂老罗。

带货网红,从本质上来说就是销售。商家给你一个产品,你放在镜头前展示,然后把它推荐给有需要的人,仅此而已。他们不需要其他多余的技能,只要有一张巧嘴就够了。

从这个层面讲,带货网红简直是为老罗量身定做的职业。别忘了,老罗就是干直销出身的,什么样的客户他没见过?推销产品,对他来说是小意思。

另外,罗老不仅能带货,他本身就是一个真正的“网红”。2003年,老罗凭借“老罗英语”爆红网络的时候,李佳琦还在上小学呢。他要是哪天遇到了老罗,还得管他叫一声前辈。

那么,这么能带货的一个老罗,为什么自己的产品反而卖的不好呢?原因很简单:他根本不懂做产品。

老罗最受人病诟的,当属他的代表作锤子手机了。价格定得太高、设计因小失大、系统漏洞频出等等,都是常被人拖出来“鞭尸”的缺点。这些低级错误内行人一般是不会犯的,但锤子公司最大的特点,就是外行指导内行。

然而,带货并不需要那么多专业知识,只需要了解产品本身就够了,老罗做不会做,用总会用吧?以老罗一封自荐信就能到新东方当老师的文案水平,给产品说几句好话还不是信手拈来?

作为一名企业家,老罗曾背负整个公司的重担,被压得喘不过气。现在卸掉了身上的包袱,专心投入到自己擅长的事情上,对他而言是最好不过的路了。

未来的电商江湖,必有老罗的专属地盘。人人都可能成为罗永浩

最后,我想从行业的角度谈谈老罗加入抖音的意义。

有人说,凡是老罗宣布做一个行业,就证明该行业已经拥挤不堪,即使C端消费者有没有明显感受,行业内部绝对是红海。

这话不假,教育培训最火的时候,老罗办了学校;手机开始寡头化时,他做了锤子;好不容易转型做电子烟,手还没捂热呢电子烟网售禁令就出了。此番老罗进军电商直播,是不是也说明主播市场有饱和的趋势呢?

对于平台来说,确实是这样的。现在淘宝、快手、抖音神仙打架,如果你此时入局做新的直播平台,光是他们打架的余波就能把你震得七零八碎。

但对于个人来说,市场饱和还为时尚早。就在上个月,淘宝直播才宣布所有商家均可0门槛入驻开播,这个月又有5万导购员开启直播。由此可见,平台对于新人是相当欢迎的,只要有实力,就不愁没有施展拳脚的地方。

后网红时代,人人都可能成为罗永浩。